joro 5hd7 s48u p497 a200 4eu6 tmbq b206 c0w6 kykk
分割线
察网:美把中国定为战略敌人是因十九大?
来源:察网 2018/02/02 15:30:08 作者: 远山
字号:AA+
标签:语汇 2860 免费白菜彩金

导读: 为了确保美国的全球金融霸权,必须给中国和俄罗斯安排出当年美洲印地安人的同样命运。只有看透这一点,才能明白为什么美国一定要把中国和俄罗斯定位为战略敌人。

有学者说,中国被美国定位为战略敌人是十九大报告惹的祸——“美国人从中读出了必胜主义,认为中国‘过度自信’,他们对此很不满”,“导致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怀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也让美国人很警惕”,“邓小平时期提出回避中美之间的模式竞争,所以模式差异在中美关系当中还是起作用”,“十九大之后,美国的一部分战略家重新开始认为,中国好像要和美国展开模式竞争了,这个问题就严重了,彻底伤了美国的自尊。他们从中读出了某种过度自信和必胜主义,因此对中国的防范心理自动就加强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好像美国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敌手是因为十九大报告写得不技巧不策略,让美国人感到伤自尊闹情绪发脾气而犯了混——“原来美国是很自信的、脾气相当好的一个国家,现在脾气变得比较坏,对自己很失望,又把对自己的失望转嫁到中国身上。这种情绪体现到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对中国的定位就很不友好”……

许多中国人于是大叫冤枉: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真心实意想跟美国搞好关系,恨不得把心都掏给美国人,半点冒犯美国的念头都没有,怎么到头来热面孔贴上个冷屁股?

——提出“中国和平崛起”理论、规定“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走向”的郑必坚再三再四恳求美国人“超越以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划线的冷战思维”,“换一种思维、换一种胸襟、换一个角度”,“研究一下中国共产党与已经解体的苏联的共产党之间的区别”,“中国共产党在21世纪的走向”是“对外谋求和平,对内谋求和谐,对台海局势谋求和解”,“中国共产党无意于挑战现存国际秩序,更不主张用暴烈的手段去打破它、颠覆它”,“中国没有能力也不会去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中国并没有取代美国的打算”,“中国的和平崛起对美国不是威胁,而是机遇”,“我们做不起‘美国梦’”,“我们也不会做‘欧洲梦’”,“我们也不想做‘苏联梦’”,“中国只向世界输出电脑,而没有输出革命,也没有输出意识形态”,“面对这样的中国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不光是郑必坚,不光是嘴上说,从学者到官员,从理论到行动,不少人都在毫不含糊地雷厉风行——“国之交在于民相亲”,“中美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合作伙伴,也可以成为朋友”,“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两国有合作的基础和共同的利益”,“中美合作有利于亚太地区的稳定,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中美经济关系日趋紧密,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美国金融出现问题,中国很关注。中国对外传递的是稳定和合作的信号。尽管我们也存在对资金安全问题的关切,但我们对美国经济还是有信心,愿发挥自己的作用”,“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保持美国经济金融稳定,对美国有利,对中国有利,对世界也有利。中方愿与美方加强协调与配合,也希望世界各国齐心协力,克服困难,共同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稳定”,“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中美携手、国际合作、同舟共济、共克时艰。中国XX的话掷地有声,它所传递的信息是那样坚定、那样明确。华尔街听到了,美国听到了,世界听到了”、“投资四万亿”、“大肆购买美债”、“抢救两房”……

不光中国人,很多俄罗斯人也想不通——我不但真心想跟美国搞好关系,而且一心融入西方。为此我赶走了共产党,解体了苏联,对美国百依百顺:让多党制就多党制,让自由竞选就自由竞选,让市场化就市场化,让私有化就私有化,让休克疗法就休克疗法,让解散华约就解散华约,容忍北约违反许诺大举东扩,甚至申请加入北约……“我为你勤傍妆台,浓施粉黛,讨你笑颜开;我为你赔折家财,抛离骨肉,卖掉祖宗牌;可怜我衣裳颠倒把相思害,才盼得一些影儿来,又谁知命蹇事多乖“——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仍然被美国定位于战略敌人。

所有这些想不通归根到底是一个不通:对美国最大最核心最要害的战略利益需要一窍不通。

什么是美国最大最核心最要害的战略利益?全球金融霸权(或曰美元霸权)。

张维迎说:“政府垄断印票子是强盗逻辑,不知不觉就抢了你”——不管这句话放在别处对不对,用在国际金融上却挺合适(虽然张维迎从来也没打算把这条结论用在国际金融上):全球金融霸权意味着垄断全球印票子。垄断全球印票子意味着能“不知不觉就抢了你”——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全球的好东西任我拿,想要什么拿什么,想拿多少拿多少,代价不过印刷机一开就源源不断滚滚而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一堆纸(现代化电子支付技术连印刷机都省了,动动鼠标敲敲键盘就一切搞定),别人还争先恐后把自己最好的财富血汗劳动成果拿出来求着换这些纸,换不到还大失所望——不知不觉就抢了你,挨抢的还心甘情愿抢着被抢,挨了抢还无怨无悔兴高采烈。如此抢劫无本万利,无所不包、无形无限、无穷无尽、轻松愉快,皆大欢喜——这才是抢劫的最高境界。相形之下,那些必须兴师动众、流血死人、冒险拼命、胜败难料、即使成功也成果有形有限却惹怒招怨后患无穷的打家劫舍、侵略扩张、攻城略地、割地赔款之类抢劫简直原始透顶,低劣之极。

如此妙用无穷,可见全球金融霸权是美国的聚宝盆、摇钱树、命根子。美国现在能用来与人交换的产品已经不是很多了,全仗着金融霸权靠印票子不知不觉抢劫全球维持生存。美国没了别的不一定活不下去,没了全球金融霸权就一定活不下去。这样的利益关系决定美国最核心的战略目标是确保自己的全球金融霸权。要弄懂美国的一切大政方针,就必须“以全球金融霸权为纲”看美国,否则便不可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美国要确保自己绝对的全球金融霸权,就不但不能允许任何国家挑战美元霸权,而且不能允许任何国家具备挑战美元霸权的实力和潜力。而如今世界上具备这种实力和潜力的只有中国和俄罗斯:

——都有成为世界大国强烈愿望——中国:“和平崛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都具备成为超级大国的客观条件——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资源丰富;

——都有独立完整、门类齐全、高度工业化的经济体系;

——都是历史悠久,人口众多,文化灿烂、主要人口构成为单一民族;

——都有历史的辉煌,强烈的民族自豪、自尊、自信和民族凝聚,有成为世界强国的强烈愿望,决不甘心被征服被奴役;

——都具备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几乎无限的军事潜力。

——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奠定的工业基础已全面开花结果,现代化进程已进入快车道,已经发展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超越美国只是时间问题。

——俄罗斯曾经是仅次于美国的超级大国,现在虽然衰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有持续的强有力的领导,东山再起并非没有可能。

对美国来说,这就够了,这已经足以对美元霸权构成致命威胁了:

1,任何货币要存在与流通就离不开暴力——靠暴力确保自己独家垄断印票子,靠暴力确保自己票子的权威、粉碎对这一权威的任何公开挑战和抵制。美国要确保美元成为独有的“世界货币”,也同样离不开全球范围内压倒一切的军事暴力。而中国和俄罗斯强大本身就使美国的军事暴力不再压倒一切。

2,要确保美元成为独有的“世界货币”,就必须让人们无条件接受美元。要让人们无条件接受美元,就必须让人们深信不疑:第一,什么东西都可以用美元买到;第二,美国不准卖的东西哪儿都买不到;第三,储备美元最保险,其他都靠不住。要做到这些就必须使其他所有国家都没有完整的生产体系,都只能生产某些产品某些部分,要害产品的要害部分必须控制在美国手中,国际金融运转监控结算体系更必须控制在美国手中。只要美国切断工业生产链的要害,切断金融体系的正常运转,就可以使别的国家整个生产线甚至整个工业体系瘫痪。这就能确保“什么东西都可以用美元买到”,“美国不准卖的东西哪儿都买不到”,“储备美元最保险”。而中国和俄罗斯都建立起了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一旦充分现代化就能打破美国的垄断。如今中国已经在一个又一个的领域打破了美国垄断,把许多要害产品从钻石价变成了白菜价。这意味着其他国家不用美元、用人民币也能买到东西,美国不让卖的东西可以找中国。既然如此,那就可以用人民币结算,不必非储备美元不可。而只要用人民币结算,就可以脱离美国运转金融监控结算体系,建立起人民币的金融运转监控结算体系,这本身就挑战了美元霸权。

3,中国向美国出口无数财富血汗劳动成果,却基本只能买美国的国债和金融产品。换句话说,只能用自己的血汗换美国的一堆纸,更确切地说是银行里的数字。而这堆纸和数字代表的实际价值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被通货膨胀和金融风暴抵消吃光。中国越发展,就越不甘心当这个冤大头。这本身就是对美国金融霸权的挑战。

既然美国最核心的战略目标是确保自己的全球金融霸权,那就绝不能容忍上述这些挑战。既然上述这些挑战是中国和俄罗斯崛起强大所不可避免的结果,那就决定美国要确保自己的全球金融霸权就绝不能容忍中国和俄罗斯崛起强大,不管中国和俄罗斯如何保证“和平崛起”、“和平共处”、“不与美国对立”、“不与美国为敌”,也没有用——与其相信你中国、俄罗斯信誓旦旦保证强大起来不会挑战美国的根本利益,不如确保你根本就强大不起来。

如何不直接动武就确保你根本强大不起来?

第一,用私有化、市场化消灭你的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在美国掌握全球金融霸权的大形势下,没有真正纯粹的市场规律,只有被金融霸权操纵的“市场经济”。国企一旦变成私企,就等于有组织的军队被拆解成无组织的散兵游勇,轻而易举就能被美国金融霸权操纵的“市场经济”随时掀起的惊涛骇浪吃个精光。只要吃掉关键工业关键环节,整个工业体系就早晚瘫痪——苏联解体,各加盟共和国原有的工业体系没了关键配套,很快就成了废物。

第二,用“普世价值”制造动乱,分裂瓦解整个国家——只要闹“普世价值”,国家必然动乱分裂。

第三,用“文明的冲突”制造战乱仇杀——光分裂肢解还不够,还可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有让中国俄罗斯分裂后的各部分象今日阿拉伯世界各国一样相互杀得红了眼仇恨似海世代结仇,才能确保你再也统一不起来。

第四,重复当年征服美洲的历史,把世界变成时代的美洲,把中国人和一切“低端种族”变成新时代的印第安人,用新时代的“天花病毒”——转基因粮食、有毒碘盐之类实行新时代的种族灭绝,一劳永逸从根本上消除美国战略利益的威胁。

不懂得美国全球金融霸权这一核心战略利益需要,满脑子“和平崛起”、“和平共处”、“真心想跟你搞好关系”、“决不挑战你的霸权”,就只能满腹委屈,而不明白美国为什么不依不饶不领情非要把自己定位为战略敌人。

这样的人与美国历史上那个著名的印地安酋长图萨维(Tosawi)其实没什么两样——我放弃领土,放弃抵抗,放下武器,屈膝投降,逆来顺受规规矩矩当顺民,保证在美国白人统治下当个“好印地安人”,这该可以了吧?不行,得到的回答是:“我见过的好印地安人都是死的”——那位当了“好印地安人”的图萨维(Tosawi)和他的部族今何在?

道理很简单:不灭绝印地安人这些对美洲大陆拥有天然合法所有权的原住民,就不能一劳永逸地确保欧洲殖民者对美洲的占有权不受任何威胁——虽然你今天软弱无力无法抗拒,但万一你将来强大起来要求清算历史旧账,那怎么办?我看上你这块地方了。你不死我拿不到手。为了满足我的永久战略利益,你必须死。(其次,灭绝了原住民,美国这块地方的所有居民都是殖民主义的既得利益者,不管如何选举也决不会否定殖民美洲的基本体制。也就是说,对“普世价值”有天然免疫力,再闹也不怕。)

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全球抢劫史有三大阶段:抢钱,抢地,钱抢:先是抢具体的有形的钱,再是抢具体的有形的地,最后用钱抢全世界。尽管抢的内容不同,形式不同,但本质相同:为了抢劫不择手段,决不在乎受害者的死活——当年为了抢印地安人的地不在乎消灭印地安人,如今为了用美元霸权抢全世界同样不在乎消灭任何妨碍用美元抢劫的人和国家,包括消灭中国俄罗斯。

“公知”说美国人如今文明了,不会再像灭绝印地安人那样野蛮了。但是美国从来也没说霸占美洲灭绝印地安人是罪恶,更谈不上谴责纠正。非但如此,美国每年照样庆祝哥伦布节和感恩节,把那一段殖民历史当功绩节日庆祝。可见这一逻辑一直没变过:为了我的战略利益需要,毫不犹豫不惜一切,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古代“一人获罪,满门抄斩”,你再说孩子无辜、无害、保证将来不会报复等等也没有用:大权在握者宁可相信现在一劳永逸的斩草除根,也不肯相信靠不住的将来。美国的逻辑其实也差不多:与其相信你归顺当个“好印地安人”,不如一劳永逸斩尽杀绝确保我对美洲大陆的占有;与其相信你苦苦哀求信誓旦旦“无意于挑战现存国际秩序,更不主张用暴烈的手段去打破它、颠覆它”,“没有能力也不会去挑战美国的霸主地位”,“没有取代美国的打算”,“中国的和平崛起对美国不是威胁,而是机遇”,“中国只向世界输出电脑,而没有输出革命,也没有输出意识形态”,“面对这样的中国共产党,美国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不如现在就未雨绸缪一劳永逸的斩草除根——人家在乎的不是你想不想挑战美国全球金融霸权,而是你有没有能力或潜力在将来某一天构成挑战。

为了确保美国的全球金融霸权,必须给中国和俄罗斯安排出当年美洲印地安人的同样命运。只有看透这一点,才能明白为什么美国一定要把中国和俄罗斯定位为战略敌人。

“公知”自以为比当年的印第安人高级、文明,整天嘲笑别人“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他们自己呢?说好听点是一边嘲笑印第安人一边走当年印第安人的老路,说难听点是里应外合配合别人灭绝中华民族、自以能侥幸例外、实际上注定是“狡兔死走狗烹”的蠢货。

原标题:美国把中国定位为战略敌人是因为十九大吗?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